廣告贊助


兩月二次瘦身董事會,沃爾沃新四化轉型換道賽跑


新能源的極速擴張、消費者對擁車方式的顛覆性認知以及對業界對自動駕駛的強烈期許,給汽車行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不適與焦慮。來自外部力量的強勢進攻與內部求變的急切信號,將車企推到了改革的旋渦當中。

如何從燃油驅動過度到電力驅動,如何適應新的消費時代,每一家車企都在積極探索。這一過程中不乏激進者,早在2016年,沃爾沃便設立了首席數字官一職,並聘請前任麥當勞首席數字官AtifRafiq擔此重任;2017年,沃爾沃便宣布了全面轉型電氣化的決心……

一項低調內斂的沃爾沃品牌對轉型汽車新四化報以如此大的決心,為其他車企樹立了標杆。然而汽車新四化時代對於任何一家車企而言都是完全陌生的天地,轉型的過程中"試錯"是必然要發生的事情。


兩月二次瘦身董事會,沃爾沃新四化轉型換道賽跑


▲沃爾沃首席數字官Odgard Andersson

沃爾沃第一任首席數字官上任兩年多后,沃爾沃集團正式宣布其離職並撤銷了其經管會職務,而其繼任者Odgard Andersson也不再進入經管會,轉而向負責研發的Henrik Green負責。

據悉,這已經是沃爾沃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第二次縮減了管理層規模,經管會成員由15名縮減至12名。

一家跨國車企經管會職位的調整,是集團戰略意志的絕對體現。首席數字官一職不再進入經管會的背後,自然也是頗有深意。

一人之力難以撬動轉型重擔?

在AtifRafiq上任之初,其被沃爾沃委任了極為重要的職責,沃爾沃在聲明中指出,Rafiq將"主要研究用戶在購車、駕車、娛樂和體驗服務時與汽車互動的方式,推動沃爾沃在相關領域的發展。"Rafiq將負責"面向用戶的應用程序、數字化接觸點和支撐公司產品服務的企業系統"。

沃爾沃首席執行官HakanSamuelsson,稱Rafiq"完全能夠推動"沃爾沃在用戶的購車方式以及售後溝通的發展。此外,HakanSamuelsson還強調,Rafiq將會確保沃爾沃在自動化、電動化和互聯化取得技術性進步。

可見,沃爾沃希望Rafiq能施展其在麥當勞構建數字化運營體系的能力,幫助沃爾沃順利推進轉型汽車新四化的進程。


兩月二次瘦身董事會,沃爾沃新四化轉型換道賽跑


▲前任沃爾沃首席數字官Atif Rafiq

在Rafiq任職沃爾沃首席數字官的兩年多時間裡,擁有沃爾沃管理層職位的他似乎也深感不易。畢竟,改革的洪流並不是以一己之力能夠順利推動的,這需要整個集團意志的堅定支持和貫徹。

而此次沃爾沃將數字營銷官一職踢出董事會,是否意味著沃爾沃在轉型汽車新四化之路上遭遇了困局?亦或是對數字營銷的理解和重視發生了轉變,需要在決策層做出根本性的改變?

合眾連橫才是正道

奮力奔跑的同時不忘停下來思考自然是無可厚非的。前面的決策是否有欠妥的地方?如何及時作出調整?究竟怎麼求變才能事半功倍?

如今,沃爾沃已經進入了復興的關鍵第二階段。在全面復興的第二階段,沃爾沃賦予自己的重要使命與汽車新四化的轉型不謀而合——自動駕駛、電氣化、安全領域。

因而,無論是汽車行業轉型新四化的外部壓力還是沃爾沃自身求變的初心都推動著沃爾沃在轉型之路上闊步前行。

在反思自身的同時,沃爾沃也要注意到它的競爭對手也正在同一條賽道上揮汗如雨。德系三雄賓士、寶馬、奧迪早已覺醒,並為此傾注了大量的財力物力。


兩月二次瘦身董事會,沃爾沃新四化轉型換道賽跑


其中,戴姆勒推出瞰思未來(C∙A∙S∙E)戰略,持續加大在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方面的投資;寶馬也定調了未來出行的四大戰略方向"ACES",僅2018年一年時間,寶馬便在自動駕駛和電動出行領域投入了68.9億歐元;奧迪在轉型新四化方面也同樣不遺餘力,預計到2023年底,奧迪品牌將在自動駕駛、電動汽車和數字服務等新技術上投資140億歐元。

從賓士、寶馬、奧迪為轉型新四化支付的研發費用可以看出,建立一套全新的體系是需要付出昂貴金錢和時間成本。這是一件通過單打獨鬥很難完成的事情,因而合縱連橫成為它們的共同選擇。

賓士和寶馬宣布寶馬和戴姆勒宣布建立新的合作夥伴關係,共同開發下一代自動駕駛汽車,此外,賓士寶馬還在共享出行方面建立了長期的合作關係。

除了車企之間的合作外,它們還積極尋求著與相關科技公司的合作,例如寶馬一直在與英特爾的Mobileye和Delphi合作進行自動駕駛,並且還投資了自動駕駛的創業公司Nauto。賓士之前宣布它正在與博世合作建造L4和L5自動駕駛系統。


兩月二次瘦身董事會,沃爾沃新四化轉型換道賽跑


看到競爭對手們對於轉型汽車新四化所做的全方位的布局后,沃爾沃不得不思考的是,是否繼續跟投?

從宣布全面電氣化到如今,沃爾沃的轉型之路已經進入到深水區,繼續加大研發投入是沃爾沃此時的唯一選擇。正如所有車企都遇到的難題一樣,沃爾沃也面臨著資金投入的巨大壓力。

從財報數據來看,沃爾沃今年第一季度銷量同比增長9.4%,突破16萬輛大關,而利潤則較2018年同期縮水近兩成,利潤率也從同期的6.4%下滑至4.6%的水平。

財力方面明顯"遜色"於德系品牌的沃爾沃,此時是否也應該考慮與其他車企建立合作關係,以便在這場"拼家底"的競賽中體現自己的優勢。

發揮中國引擎驅動力

掌握了正確投放雞蛋的方法,沃爾沃還需要做出的選擇是將為數不多的雞蛋放在哪個籃子里。

縱觀全球的汽車市場,如今汽車新四化呼聲最大的當屬中國市場。因而,中國市場也成為車企們決戰新四化首先要啃下的硬骨頭。對於沃爾沃而言亦是如此。

中國市場一直以來被沃爾沃視為第二本土市場,其在與吉利多年的合作中對中國市場也有深度的了解。而在汽車新四化席捲至下,中國汽車市場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沃爾沃是否意識到它所熟悉的中國已經成為引領全球汽車行業變革的策源地?

在合資股比放開的政策推動下,長期對中國市場保持關注的德系車企當機立斷,首先與中國車企建立了新能源領域的合作關係。此外,奧迪、寶馬、賓士目前均獲得了中國自動駕駛測試牌照,加快在華自動駕駛布局。


兩月二次瘦身董事會,沃爾沃新四化轉型換道賽跑


而它們也意識到,布局新四化是一個系統工程,因而德系車企也積極與中國本土的互聯網公司展開合作,包括與百度的在自動駕駛方面的合作、與天貓精靈在語音交互上的合作。

在與中國市場頻繁地互動過程中,車企試圖解讀中國市場轉型新四化的密碼。對於急於在汽車新四化轉型上做出成績的沃爾沃而言,更應該對中國市場保持敏銳的嗅覺,積极參与到與中國市場的互動當中。

而要將加碼中國市場的計劃貫徹落實,最為關鍵的還是發揮"人"的作用。對中國市場新四化變革以及中國市場有最深刻體會的當然是中國管理團隊,讓中國高管在轉型新四化的過程中發揮更大的作用,成為沃爾沃轉型戰略落地的關鍵一步。

從沃爾沃調整數字營銷官崗位的舉動,可見其對轉型汽車新四化的思路有了根本性地轉變。沃爾沃意識到,面對如此宏大的時代潮流,並非單純依靠一己之力能抗住壓力,需要整個集團層面從管理層、到研發投入、再到朋友圈拓展進行系統性地布局。

那麼,這條重點進攻中國市場,集合各方勢力全面進攻的方法,對於沃爾沃而言是否適用?這個方法又能否推而廣之,成為被轉型新四化困擾的其他車企的樣本呢?這當然需要時間的檢驗,但想要"顛覆"已經擁有百年歷史的汽車行業而言,此時集中力量似乎是唯一的選擇。

【版權聲明】本文為汽車頭條原創文章

,

最新#NEWS